+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一抔乡土魂归故里,“太爷爷,您终于回家了!”

一抔乡土魂归故里,“太爷爷,您终于回家了!”

一抔乡土魂归故里,“太爷爷,您终于回家了!”
作者:张婧 李亚龙  离家还是少年身  归来已是报国躯  随着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  接英雄回家的消息不断刷屏  甘肃籍梁佰有烈士的重侄孙梁润全作为志愿军烈士亲属代表到沈阳参加烈士遗骸迎回安葬仪式  仪式结束,梁润全说:“太爷爷,您终于回家了!”109位志愿军烈士英灵及1226件相关遗物回到祖国怀抱。 甘肃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供图  一抔乡土魂归故里  4日午饭后,梁润全打包行囊返程回家,预计回到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和平镇新胜村7组是当晚11点多。  与他同行的是第1次出远门的父亲梁德保,2人在当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于9月1日上午早晨8点乘坐大巴车从武威出发,转乘飞机跨越2000多公里,奔赴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甘肃籍梁佰有烈士52岁侄孙梁德保和32岁重侄孙梁润全参加烈士遗骸迎回安葬仪式。 章小冬 摄  短短几天,梁润全感触颇多,心情也格外复杂。  在烈士遗骸迎回仪式和安葬仪式现场,“庄严,肃穆!”  英明墙挨个找寻曾祖父姓名的时候,“紧张,又激动!”梁佰有烈士的2名亲属代表将家乡的一抔土、五谷杂粮及瓜果摆放在烈士墓前。 甘肃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供图  直到踏上返程的回家路,梁润全仍然难以平复自己内心的波澜,但经过此次心灵的洗礼,他考虑更多的,是回家后要更加关注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以己之力,做好弘扬与传承。  “这是从家乡带来的一抔乡土,玉米、大豆、青豆等五谷杂粮,以及瓜果,月饼等。”梁润全和父亲将祭品摆放在梁佰有烈士的墓前,告慰英灵、抒怀思念。梁润全说,英明墙挨个找寻曾祖父姓名的时候,“紧张,又激动!” 章小冬 摄  梁润全说,虽然父亲不善言辞,甚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总是推托“不知说什么”,但自己能深刻感受到父亲激动的心情,因为这是52岁父亲与“爷爷”的第一次“见面”。  “我第1次到沈阳,之后会有第2次、第3次,以及很多次……当然,还要带上我的妻子和孩子。”梁润全说,从此,这里有了亲人,便有了牵挂。他要将曾祖父的英雄事迹告诉自己的孩子,铭记这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图为刻有“梁佰有”名字的英明墙。 甘肃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供图  一别故土,从此杳无音信  2个月前的一天,一通电话意外打开梁德保一家尘封已久的往事。“经信息收集,志愿军烈士梁佰有可能是你们家70多年前出国作战的亲属……”听到这里,家人们十分震惊,甚至有些“不可思议”。  梁润全表示,不可思议的原因是曾祖父当年20出头的年龄就参军作战,没有直系后代,更没有遗物可寄托情思。  “听家里老人说过,祖辈上有位太爷爷去参加抗美援朝,但这一去成了永别,此后再无音讯……”梁润全回忆说,每年清明上坟,他们就在祖先坟墓旁一并祭扫。71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历经2年零9个月浴血奋战,赢得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 甘肃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供图  梁德保称,“当年父辈们健在时,一直想找到爷爷,但难度太大,毫无头绪,如果不是国家不放弃,可能永远也找不到了。”  很快,梁德保血样采集比对的结果出来了,确定了梁佰有烈士的身份和亲缘关系。  经核实,梁佰有烈士,男,出生日期不详,籍贯为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金塔李家佛陀庄子(现凉州区和平镇新胜村7组)。生前系志愿军64军190师570团战士,1951年4月25日牺牲于朝鲜半岛的京畿道金坡里,曾获得“三等劳动英雄”荣誉称号。  据悉,该名烈士的寻亲过程有些特殊。烈士遗骸身边并没有发现可以明确身份信息的印章,于是,工作人员查找相关史料和档案记录,根据烈士牺牲时间、作战地点、遗骸发掘位置等,发现梁佰有烈士可能是遗骸发掘地点的牺牲人员,之后再通过DNA比对,确认了烈士身份。自2014年以来,中韩双方已连续8年实施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将825为烈士遗骸接回祖国。 甘肃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供图  寻亲路漫漫:一段记忆就是“回家”的开始  实际上,在梁德保一家接到电话的1年前,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工作人员就已经通过工作关系,在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士官蒋德红提供的一份“烈士登记册”中,发现了“梁佰有”的名字。  甘肃省退役军人事务厅褒扬纪念处四级调研员章小冬表示,但此后一段时间,当地工作人员苦于“联系不上其亲属”,他们就与当地媒体联合发起寻亲活动,经过查找发现,烈士的原始籍贯乡镇一级行政区划已经发生变化。  章小冬说,虽然梁佰有烈士原始籍贯寻找未果,但有志愿者提供信息称,当年金塔乡李家巷村可能是金塔李家佛陀庄子,但工作人员并没有在现今的金塔镇找到这个村名……  直至2020年7月左右,一位梁姓男子打来电话称“家族中有一位长辈当兵去了朝鲜,后来音信皆无”,并提供了梁德保的联系方式。由此,章小冬才给梁德保一家去了电话。图为梁德保和梁润全参加烈士遗骸迎回安葬仪式。 甘肃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供图  对于章小冬来说,为烈士寻亲是2020年6月以来褒扬纪念处才开始着手的工作,梁佰有烈士的寻亲过程也是他所参与的第1次寻亲历程。期间,他还接待过其他自称“烈士家属”的寻亲民众。  “一张烈士证、一段记忆……就是大多数人能提供的所有信息。”章小冬说,为烈士寻亲是件好事,但要把这个事办成,难度比较大。例如,亲属能提供的线索支离破碎,当年通讯技术落后,行政区划变更,登记册历经多年岁月磨损后的不完整……  “但无论多难,我们都要全力以赴。”章小冬说,截至目前,当地在省市县乡村五级相关部门的协助下,加之社会各界及志愿者的努力,该省共为包括武威籍烈士梁佰有在内的13名烈士找到家人。  他也相信,即便寻亲路漫漫,但未来将会有更多的烈士“找到家”。(完) 责编:海闻��即便寻亲路漫漫,但未来将会有更多的烈士“找到家”。(完)【编辑:苏亦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