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钢材涨价传导至下游行业 工程机械上市公司多管齐下化解压力

钢材涨价传导至下游行业 工程机械上市公司多管齐下化解压力

钢材涨价传导至下游行业 工程机械上市公司多管齐下化解压力

  6月30日晚间,A股“钢铁侠”华菱钢铁发布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告显示,公司报告期内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53亿元至57亿元,预计同比增长75%至89%;同日披露半年度业绩预告的首钢股份预计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33.6亿元,同比大增约542%;太钢不锈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约46.8亿元至49.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693.18%至742.33%。

  然而,几家欢乐几家愁,随着“钢铁侠”的业绩飙升,因原材料传导至下游企业的成本压力也逐渐凸显。《证券日报》记者采访多家下游企业,看“机械战警”们应对原材料涨价如何见招拆招。

  上半年钢铁企业盈利创新高

  兰格钢铁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5月份,钢铁行业整体利润为2282.3亿元,占2020年全年总体利润2464.6亿元的比例高达92.6%。

  相关上市公司的业绩预告也进一步印证了行业的火爆。2021年上半年多家上市钢企业绩预增,包括重庆钢铁、马钢股份、宝钢股份、南钢股份、山东钢铁、中信特钢、鞍钢股份、沙钢股份等8家公司发布了上半年业绩预报,其中华菱钢铁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53亿元至57亿元,预计同比增长75%至89%。

  华菱钢铁董秘罗桂情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报告期内,下游用钢需求旺盛,钢铁行业盈利水平进一步改善,加上公司继续实施‘质量、效率、动力’三大变革,持续完善精益生产、销研产一体化及营销服务‘三大战略支撑体系’,盈利能力显著增强。其中,公司二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亿元-36亿元,环比增长56%-75%,再创季度历史新高。”

  对于上半年钢铁行业的总体运行情况,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在接受《证券日报》时分析道:“今年上半年,我国钢铁业在国内外经济持续快速复苏下,钢铁行业供需两旺;叠加全球货币超发下大宗商品上涨、原料成本支撑和预期推动,国内钢材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因此带动钢铁企业盈利获得较好提升。”

  不过,王国清认为,下半年钢材需求强度将弱于上半年。“钢材价格在5月中旬创下历史新高后开始调整,目前价格基本回落至4月初水平。从基本面来看,高温多雨淡季来临,需求减弱趋势显现,供需矛盾下市场呈现震荡走弱态势。但目前成本支撑力度不减,淡季减产预期较强,或将推动市场在淡季出现阶段性反弹行情。”

  工程机械产品纷纷提价

  钢材价格的上涨直接导致了工程机械产品的涨价潮。自今年5月份以来,多家工程机械龙头企业对旗下产品均进行了价格上调。

  中联重科和徐工机械均在5月中旬宣布对塔机和升降机按照产品钢材净重上调1000元/吨;三一重工宣布自6月16日起小型挖掘机价格上调10%,中型挖掘机价格上调5%;山河智能宣布自6月20日起,挖掘机产品20T以下系列价格上调10%,20T系列产品价格上调5%;60T以上系列产品价格上调5%。

  事实上,对于工程机械行业龙头企业而言,由于其多年的技术积淀与行业深耕,在产业链中拥有较强的话语权,因此钢材价格的上涨对这类企业而言并未产生较大影响。

  中联重科副总裁杜毅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坦承,钢材价格短期内大幅上涨,给公司的成本带来了一定压力。“公司一方面在钢材占比较大的产品(如建筑起重机、搅拌站等)进行相应的价格调整,部分传导成本压力;另一方面与供应商协商共同承担消化部分成本,应对市场波动。目前公司毛利水平总体稳健,受钢材价格上升影响可控”。

  “大宗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我们已采取下游产品提价、积极出口海外、发力新兴业务等方式进行对冲化解。”山河智能董秘王剑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公司目前采取多管齐下的方式来应对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影响。

  中小企业以“柔”克“钢”

  相较于工程机械行业龙头的强势话语权,大部分中小企业更多地只能采取提升规模效应、严控费用率等方式来以“柔”克“钢”。

  三德科技主要为煤炭、固危废、水泥等领域的客户提供仪器及自动化检测系统。“针对钢材价格的上涨,公司推出了多项措施来消化应对,例如:积极推动内部生产率的提高,进而提高人均产出;进行新工艺的研发降本;严控费用率;与各供应商紧密合作,共同面对市场的挑战等。”三德科技董秘肖巧霞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专注于锯切产品的泰嘉股份同样也面临着原材料上涨的问题。公司董秘谢映波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面对今年钢材大幅度涨价趋势,公司一方面在年初相应采取了锁定价格锁定资源的措施;另一方面通过加强与供应商的沟通,调整不同地区不同供应商采购结构比重,力争将涨价因素对毛利的影响降到最小。此外,国内外销售的增长和企业运营成本的控制,都使影响在可控范围之内。”

  宇环数控是一家专业从事数控磨削设备及智能装备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的装备制造企业。公司董秘易欣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主要采取了以下三个方面的举措来应对原材料上涨:一是通过工艺创新,公司产品钢材的使用量和损耗率有所下降;二是通过技术创新,不断提高公司产品的竞争力;三是公司通过锁定远期价格,降低原材料价格上涨风险。”

  然而,一些非上市的中小企业因为缺乏规模效应和风险控制,在这轮钢材涨价潮中则显得很被动。一位主营通风设备的企业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们在执行合同的过程中,价格是涨之前签订的,涨后落实的,对于我们中小企业而言,现在只能选择违约或者倒闭。”这位负责人还透露,当前很多下游项目都选择停工观望,在原材料价格企稳前不敢贸然投资

  不过,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静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情况即将得到改善。“前期由于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下游成本压力加大,并一定程度上传导至居民消费价格,不利于经济向常态复苏。近日发改委提出大宗商品要保供稳价,保持经济平稳运行,对于下游企业的经营压力将有一定缓解”。

责编:海闻